网站名称:山水腾蛟网
赤岩山风景区
ChiYanShan.com
QQ:8783-2956
邮箱:670-88617@QQ.com
网址:Www.ChiYanShan.com

惊蛰,惊蛰,物候上是指春雷乍动,惊醒了蛰伏在土中冬眠的动物。此时平均气温一般为12℃至14℃,较上一个节气“雨水”升高3℃以上,是全年气温回升最快的节气。可今年温州的气候,也不仅仅是温州,整个南方气候都又“惊”又“雷”。温州农谚说:雷响惊蛰前,三月不见天。今年温州早在惊蛰前二三天就春雷滚滚,看来三个月不见天也许夸张点,但眼前龙年初一后已经有段时间不见天了,据统计,年后近80天,有太阳的日子不超过20天啊,真正日照时间不超过120小时。有人就调侃道:今年的晴天就像女人的例假,一月就二三天,这月女人还怀孕了。可不,这段时间温州天天一直下雨,这两天还是大雨+阵雨+暴雨,有木有?气温也比较低,湿冷湿冷的,有木有?让人心都有长毛的感觉,有木有?不过惊蛰到,春雷响,万物长。雷声伴春雨,百花初绽放,惊蛰这天,天雨,虽然不宜远行,可还是出来到附近腾蛟走了走,算是记录,记录物候,记录地气,记录这个灵秀之地,记录平凡人平实的生活,记录生活百态,多份真实多份感悟。。。

腾蛟,腾蛟,“山川毓秀,腾蛟起凤”,乃浙南千年古邑平阳西北部著名古镇。平阳是个文化积淀深厚的千年古邑,境内有许多有意蕴的地名,比如鳌江、凤卧、鹤溪、凤巢等等,而腾蛟这个灵秀之地更有人文意味,唐朝诗人王勃的《滕王阁序》中有“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句,明末清初时,乡人以“山川毓秀,腾蛟起凤”之意,把这个卧牛山下的古镇更名为“腾蛟”。

    腾蛟、腾蛟,腾蛟起凤,确实名不虚传,是一灵性清秀之地,此地不仅仅秀丽的山水,如银坑、带溪,更有深厚的人文史迹,比如近代数学家苏步青故居、百岁棋王谢侠逊,还有瓯派人物画家苏昧朔,远溯有晚清武进士林桂芳、太平天国将领白承恩、南宋诗人林景熙、谏议忠训大夫薛昌荣等等历史名人,几乎占平阳历史名人的一小半,小小腾蛟真是山川毓秀,地杰人灵啊。当然,此地还有不少令人嘴馋的特色小吃,比如牛肉羹、牛杂汤、炒粉干等让人回味。怎么眼馋嘴馋了吗?那还等什么,跟我来吧,让我们一起领略腾蛟之美吧。

带溪边上亭子老街。带溪从腾蛟古镇穿过,这条苏步青诗中“小溪流水日粼粼”的带溪,我惊蛰来时,正雨水淋漓,溪水潺潺从带溪桥下流过,白花花的,欢快而喧嚣,虽没“日粼粼”,不远处却有白鹭低翔,让人倍感亲切,对了,这条带溪漫水桥怎么也要记一笔:这是一条跨于带溪之上的低水位梁柱式漫水桥,所谓漫水桥是指溪涧洪水时允许流水从桥面漫过,以适应山区溪流交通。通常石柱竖流,石板平铺,近贴水面,上方有护条,下方有斜柱保护坚固桥身,如百脚虫过溪,因而有的地方村民形容为"蜈蚣桥"。带溪桥,桥面由五粒石板组成,长长地跨于溪涧之上,煞是漂亮,慢慢行走其上,眺望溪水远远而来,又远远而去,宛如一条长长的绿色腰带,缠绕在腾蛟这个千古丽人腰上,徒增妩媚。走过这桥,前面木桩上赫然挑着两个晃子:亭子街,民俗文化街。这就是“此去经年,繁华不再”亭子老街。当我在烟雨中闲闲逛荡老街时,我看到十几间相连的大屋,却木店面落锁,门头廊里空无一人,二楼木板壁上却赫然还有文化革命的标语残迹,仿佛穿越到那个年代;我看到街上水井井水依然清冽;我看到微雨中有老人安然走过老街,我看到老街上仍然有几间老打铁铺还在营生,叮叮当当之声中,仿佛勾连起山区农民忙活农活的身影,还是荷锄而归的意境。。。

 

卧牛山下苏家故园。腾蛟人最引以自豪的就是出了当代大数学家的苏步青和化学家苏步皋兄弟,其故居就在亭子街边不远处,一条鹅卵石埔成的村间小路把我引向苏步青故居。这是一个四周是碎鹅卵石围彻而成的院落,围墙边林木茂盛,入口处是瓯地常见的歇山顶式门台,有前“英明领袖”华国峰撰写的匾额“苏步青故居”,有意思的是留在台湾的其兄苏步皋也有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撰写的匾额,上写“义方垂裕”。想想真是很有意味。进入门台,是个独门独户,有宽敞的庭院,一幢木结构平房,七开间,有意思的是最左边这间却是廊坊式,三面有木柱却没有墙壁,上面有雕饰精美的藻井,想必是作为公共空间用,其式样瓯地很少见到。院落内有两棵“榕抱枇杷”,树枝交缠,郁郁葱葱,还有百年老藤,虬结盘曲,屋后有一眼清冽的水井,苏步青老曾经深情对来访的客人说:我就是从小喝着这口井水长大的。现在这老房子里阵列着苏老这个自谦为“卧牛山下农家子”的一生风华,还有苏老对故乡“梦里家山几十春”的眷恋和关爱。细细在故居徜徉,我突然傻傻想,若能合掌祈求两位苏氏老人能给我子侄和温州学子点灵气,让他们数学科学成绩进步一点,多好。同时我又想,苏氏兄弟,同是苏氏翘楚,同是学界闻人,似乎不应厚此薄彼,倒应一视同仁,苏步青故居改成“苏氏故园”是否更好?

卧牛山麓两碑林。两碑林指霁山碑林和棋王碑林。我惊蛰来腾蛟的时候,事不凑巧,刚好碰上平阳县里有关部门和腾蛟镇政府正在改建这两处碑林。谢侠逊百岁棋王碑林里只有一通江泽民总书记题写的“百龄高手,永葆青春”碑,四周拆得一地狼藉,其它当代名人的碑刻不见踪影。问了问工地上的同志,说今年无论如何会完工的,到时,所有石碑还将与大家见面。哎,棋王碑林只好留待以后有缘再相见了。霁山园 林景熙碑林稍好,不过也还没完工,正在施工,四周很乱,欠清理,绿化也还没跟上,想必也会在年内完工的。也只好留待以后再来发思古感叹之风了。有必要简略交待一下,霁山碑林是为纪念南宋末诗人林景熙忠义爱国而建的。林景熙,号霁山,出生于腾蛟带溪林泗源。当我仔细浏览过“平阳三苏”(指苏步青、苏渊雷、苏昧朔)之一“文史哲兼擅,诗书画三绝”的苏渊雷撰写的仰霁亭碑记后,对诗人林景熙的民族节气爱国热情高风亮节深为赞叹,仿佛看到冒死打扮成采药人的林景熙诗人与其同伴正俯身捡拾高宗、孝宗骸骨,归葬于兰亭山中,并悲愤而动情地写下了《冬青花》,抒发了自己悲愤,希望后世看到他诗作的人们,能够明白民族节气浩然正气依然与天地并存着。。。

赤岩山上银坑瀑布。这次腾蛟之行,因为不认识路,而且与当地讲闽南蛮话三轮车老人沟通出了点误会,所以错过了赤岩山景区,不过正好留点念想,留待以后有缘再来腾蛟一游。据游过此地的人们说,赤岩山因明代官府曾在此山开采过银矿,现还有遗迹,故俗称银坑山,是一个以瀑布、山崖雄奇著称的景区。银坑,我会再来的。


亭子老街

民生堂药店

街上水井,井水依然清冽

四周用碎鹅卵石围彻成的苏家院落

苏家不远处的田园里青青的时令蔬菜--芥菜

华国锋同志题写的“苏步青故居”

七开间正屋。有意思的是最左边这间却是廊坊式,三面有木柱却没有墙壁,上面有雕饰精美的藻井,想必是作为公共空间用,其式样瓯地很少见到。

苏老喝过井水的水井

作者:chiyanshan.com    更新时间:2019-06-03 10:32
Copyright © 2011-2018 ChiYanShan.com 山水腾蛟-赤岩山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34204号-4

Email:670-88617@QQ.com 站长:白云天 地址:浙江平阳县腾蛟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