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名称:山水腾蛟网
赤岩山风景区
ChiYanShan.com
QQ:8783-2956
邮箱:670-88617@QQ.com
网址:Www.ChiYanShan.com
“毕生事业一教鞭”——这是苏步青对自己一生成就的评价。

1984年,苏步青为母校平阳县中心小学创作了《卧牛山谣》,学校为此立碑纪念。1987年9月18日,苏步青来到母校访问,喜看卧牛山碑。

苍劲中透着勃勃生机的“榕抱枇杷”,至今仍守望着苏步青的故居。

青萍

或是地非通衢而历史悠久,位于平阳县西部的古镇腾蛟,一派简淡的风格:房屋的颜色都是清素的白或灰,人物言行舒缓宁和,就连夜间灯火,也是清凌凌白或蓝;或是少了一分喧嚣,从而多了一分思考,这里名人辈出,南宋诗人林景熙、瓯派人物画创始人苏昧朔、“棋王”谢侠逊……110年前,这山,这水,这茫茫的人群中,生养了杰出的数学家苏步青。

为了纪念苏步青110年诞辰,平阳县及腾蛟镇去年就已启动修缮苏步青故居等工程建设,不仅修缮了苏氏故居,还整治了带溪两岸的环境,改造了棋王碑林、霁山碑林等景点。同时,平阳县委、县政府及腾蛟镇又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了苏步青纪录片。纪录片采取时空交错的手法,对苏步青的一生进行了回溯。这部纪录片将于后天在中央电视台十套播出。另外,由林华主编的《苏步青与平阳教育》也将于近期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卧牛山下农家子”:

爱看《三国演义》的放牛娃

腾蛟镇的带溪村,和其他江南小村大抵相似:线条柔和的山峦延绵向天际,土地肥沃却不宽广;平缓明澈的河水悠悠流过,两岸散落着村落和田亩;山水和村落的名字,通俗、质朴而利落……带溪村中有溪流如白练般在土地上蜿蜒飘荡,因而叫带溪,村名也由此而来;村的北面有山如卧牛,就被称为卧牛山。

漫行在卧牛山下、带溪之畔,古树,老屋,爬满青藤的围墙……细看去,仍可以辨认出这些恍然如故的景致中,有不少修葺的痕迹,尤其是苏步青故居,门前的“榕抱枇杷”——榕树中长着一株枇杷树,被精心修剪过,老枝扶疏,苍劲中透出勃勃生机;院子中间一排五间开的老屋,桌椅床柜,纤尘不染,仿佛只要一叫唤,主人就会从屋里出来应答,只是厅堂上悬挂着苏步青和他两位夫人泛黄的8照片,无言地传递着物换星移、斯人无觅的信息。

1902年,也即清朝光绪二十八年,苏步青就出生于这户苏氏人家中。

时值乱世,民生艰难,苏步青的父亲苏宗善生育了十三个孩子(三男十女),只有苏步皋、苏步青和两个女孩儿存活长大,其余都夭折了。苏宗善略通文墨,平日里还能为乡亲们写个对联什么的,比起其他乡民,他多了几分对文化的崇敬和热爱,在重男轻女的时代风气之下,他一心想让家中的两个男孩做个有文化的人。在乡间,上学读书是件奢侈的事,苏宗善得空时,就让孩子端来一碗水,用手指蘸水在木桌上写字。苏步青就这样开了蒙。

在苏步青故居中,厅堂上、卧室中,依然按照旧时格局摆放着家具。历经了百年风雨,似乎仍然可以看到:窗外透入黯淡的光线,小小的苏步青看着父亲缓缓地写字,水渍又缓缓地淡去。

镰刀、犁、锄头……放置在故居角落里的陈旧农具,见证了苏步青儿时的时光:农家劳作多苦辛,农家孩子不知道娇生惯养,村里的孩子不是帮着父母下地,就成了放牛娃。小小的苏步青拿起了放牛鞭,赶着一头小牛犊来到卧牛山。山野寂寂,草木繁茂,放牛时光多有闲暇,苏步青就向村头的老叔公借来了《三国演义》,跨在牛背上一边读书一边悠游。虽然那本《三国演义》还是残本,但幼年苏步青连蒙带猜,读了又读,居然大致也看了个明白。他那时的偶像是张飞,想起张飞骁勇善战的样子,就不禁手舞足蹈。有一天,牛儿正好穿过一片竹林,他又骑在牛背上模仿张飞,一个不留神就从牛背上摔下,身边是刚砍过的竹茬犹如利剑般根根竖起,爬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他忽然一阵后怕:如果刚好掉在这些竹茬上,那不是穿身而过……连着几夜,他都被噩梦惊醒。一向疼惜孩子的母亲看出了蹊跷,再三追问之下,苏步青说出了实情。母亲口中在宽慰孩子,心里却犯了愁:孩子太皮了,要是有个万一如何是好?

父亲苏宗善知晓后,沉吟了良久,咬咬牙,决定送苏步青去上学。

那时平阳县内唯有平阳县第一高等小学(现平阳县中心小学)一座学校,位于距离苏步青家乡100多里山路之外的县城。九岁那年,从未离家的苏步青与父亲天未亮就起床,踏着月色背着米粮步行了几个小时来到县城入了学。由于家境贫寒等原因,部分老师和同学对他并不待见;他的成绩也不好,甚至还多次成为最后一名;由于幼年受到《三国演义》等传奇故事的影响,他的作文水平高于一般同学,但也被势利的老师视为抄袭之作。老师找来苏父说,让苏步青回家学种田,不要再浪费学费了。

苏父虽然沮丧,但并未按老师所言,当时正好距离带溪村不过十多里之外的水头镇开办了平阳县第三高等小学(现水头镇第一小学),苏步青又被转学到水头。在这里,他依然经常被“企壁角”。在苏步青家乡所用的闽南语中,“企”就是站的意思,老师让不听话的学生到墙角罚站,就是“企壁角”。

“莘莘学子秀而翩”:

从常常罚站到名列榜首

如今的水头镇第一小学,走进校门就可以看到校训“认真学习、奋发向上”,那端严而又含蓄的字体下方题着“苏步青”三字;苏步青在百年诞辰之际曾给该校师生写信,勉励大家积极有为……这座让他在耄耋之年依然无法忘怀的母校,曾改变了他的人生。

苏步青小学五年级那年,遇到了地理老师陈玉峰。

陈老师是平阳县南湖乡人(现为水头镇南湖办事处),清末庠生,学识好,讲课生动,待学生也好。苏步青一下子迷上了陈老师的课,地理成绩佼然前列,但其他科目成绩依然不佳。

陈老师心里明白苏步青是个聪明的孩子,经过观察和了解之后,他找机会给苏步青讲了牛顿的故事:12岁的牛顿从乡下到城里读书,成绩不好,经常被同学欺负,后来奋发努力,考了第一名,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他最后问:“你怎么对得起省吃俭用的父母?”一句话让孩子心头积累的委屈和对父母的歉疚之情都涌上了心头,泪水涔涔而下。此后,他开始认真学习。很快,天资聪颖的苏步青从“背榜生”一跃而上,连续三个学期考了全班第一名;小学毕业参加中学入学统考后,他的名字赫然上了当年浙江省立第十中学(现温州中学)入学新生的榜首,获得了在校四年学杂费全免的优待。这在平阳是史无前例的。

省立十中教学条件优良,老师们不仅饱学善教,对聪颖好学的苏步青还格外青眼。苏步青更热爱学习了,一直保持着优异的成绩。中学二年级时,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杨霁朝成为苏步青的数学老师。在第一堂课上,杨老师先给学生讲了国难当头的政治局面,讲了救国就要发展科学的道理,还告诉学生们数学是科学技术基础……这一堂课开启了苏步青新的思索,对国家民族的思索,对数学和科学的思索。在各科成绩仍然名列前茅的同时,他又在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额外学习了课本之外的深奥的数学知识。

中学三年级时,苏步青再次遇到一位好老师——新任校长洪彦远。洪校长任教苏步青的几何课程期间,发现这孩子是个难得的人才,就对他着意培养,考虑到中国当时教学力量不足等问题,他鼓励苏步青要外出留学,学到更好的知识再回来建设祖国。在苏步青快毕业时,洪校长正好调任,但仍然热心安排苏步青毕业后前往日本公费留学的事宜。他知道苏步青家境困难,特地汇来200块大洋,作为他启程之资。

1919年秋,年轻的苏步青借道上海前往日本,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享受公费留学生的待遇;1924年,他考取了日本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开始真正进入玄奥高深的数学王国;1931年3月,他拿到了日本东北帝国大学理学博士学位,这年他才29岁。这期间,他找到了一生为之奋斗的方向——仿射微分几何和射影微分几何。他曾说:“当我埋头在数学公式里的时候,我感觉是最幸福的时刻。”

1872年,德国数学家F·克莱因提出了著名的“爱尔兰计划书”,总结了当时几何学发展的情况,并提出每一种几何学都联系一种变换群,每种几何学研究的内容就是这些变换群中的不变性质。仿射变换群和射影变换群,就是苏步青致力研究的方向。他在仿射微分几何学上取得的成果,以及据此写成了《仿射微分几何》一书,被美国《数学评论》的编辑认为,许多内容是“绝对杰出的”,“这本漂亮的、现代化的书是任何学术图书馆所必备的。”此外,他还撰写了《射影曲线概论》、《射影曲面概论》、《一般空间微分几何》等专著。早在上世纪30年代,他就被国际数学界称为“东方国度上升起的灿烂的数学明星”。在数学研究上,他还留下了“苏锥面”、“苏二次曲面”、“苏链”等等值得中华民族为之自豪的印记。

“毕生事业一教鞭”:

与教育割舍不断的一生情

1931年,中国依然满目疮痍,征战连年。在国际数学界已经颇有声誉的苏步青携着满腹才学和满腔壮志,婉谢了日本学术界的依依挽留,毅然归国,来到浙江大学数学系任教。由此开始了大半生的执教生涯。苏步青雅好诗词,落笔清俊,世所共赏。他写诗论及自己的成就:“毕生事业一教鞭”。

据统计,仅到1952年的21年间,苏步青培养了106位杰出的数学研究者,私淑弟子更是不计其数,学术界号之为“微分几何学浙江大学学派”。1952年10月,因全国高校调整,苏步青与陈建功等教授来到复旦大学,着手创办数学系,并成功建设成为在全国高校中颇具嘉誉的数学教研基地。

新中国成立后,苏步青有三十多个学生在全国各个大学里担任数学系主任、数学研究所所长;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全国数学理事会中有15位理事是苏氏门生。我国当代第一个完全由国内培养的、以其科研成果赢得国际数学界注目的数学家方德植,就是苏步青培养的第一届毕业生之一,著名数学家陈景润是方德植的学生;数学界的佳话、“夫妻院士”谷超豪、胡和生夫妇是苏的学生,中科院院士李大潜是谷超豪的学生……

在他任教过的浙江大学和复旦大学,在薪火相传的探索与求知道路上,他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承续着前人的智慧,照亮了来者的路途;在他的家乡平阳和腾蛟,他是一位心悬故土的长者,时时牵挂着家乡的教育事业,他的故事在家乡流转,孩子们踩着他走过的印迹,走向未来,走向远方。

新出版的《苏步青与平阳教育》一书中,回顾了苏步青与平阳教育事业割舍不断的情谊。

上世纪30年代前后,平阳教育事业一派凋敝,中学教育尤为缺失。苏步青与同处教育界的乡贤陈铎民等人多方奔走,终于在1942年创办了平阳县私立南雁战时初中学生补习学校,以“救济温、瑞沦陷而失学的学生”,让“贫寒子弟和年轻学生就地入学”为宗旨,1956年改名为平阳二中;1990年,苏步青应邀为学校题写校名。1950年,苏步青授意长子苏尔馥前往带溪小学任教;1992年,苏步青亲题了“平阳县带溪乡中心小学”。1987年,苏步青重访平阳县中心小学之际,留下《卧牛山谣》一诗为学校补壁。1985年,平阳一中(今平阳中学)新建校门落成,苏步青为之题写了校名和校训;1991年,苏步青的学生、美籍华裔数学家杨忠道教授在平阳一中设立了“苏步青数学奖金”……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苏步青自身科研成果丰硕,更兼桃李满蹊,在中国教育界有极高的声望。多所名校都曾提出愿意更名为“苏步青学校”的请求,均遭他婉拒;而2000年腾蛟镇提出将腾蛟二中改为“苏步青学校”的请求,他欣然应允。十多年来,在各界的关怀下,苏步青学校的升学率逐年上攀,隐然有名校风范。现任校长郑书进说:“抬头看看校名上‘苏步青’三个字,我们就感到压力,也感到动力,仿佛看到那双睿智的眼睛,遥遥地看着我们……”


作者:chiyanshan.com    更新时间:2016-03-02 14:52
Copyright © 2011-2018 ChiYanShan.com 山水腾蛟-赤岩山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34204号-4

Email:670-88617@QQ.com 站长:白云天 地址:浙江平阳县腾蛟镇 Power by DedeCms